讓生命的火炬耀亮時空——追憶畢節籍女共產黨員熊蘊竹
2020-05-22 15:46 來源: 畢節日報 作者: 李 霓
畢節發布
看見畢節
掌上畢節
打印

20200521163919rlm2cd_b

熊蘊竹(資料圖片)  

熊蘊竹原名熊開梅,1918年出生在畢節城關威寧街一個商販家庭。這是一個不平凡的女子,無論是她名字中的“竹”還是“梅”,都是她高尚情操和奮斗人生的生動寫照。

投身進步運動

在熊蘊竹很小的時候,父親便離開了人世,母親拉扯著她長大,苦難的生活磨礪了她堅強的意志,也使她初步認識到了人剝削人、人壓迫人制度的黑暗。

1933年春,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畢節籍青年秦天真回鄉從教,在具有進步思想的開明人士李仲群的支持下,秦天真在畢節縣立初級中學隔壁的吳家祠堂,開辦了一個招收男女生的中學班,第一批入學讀書的女生有十幾個,其中就有熊蘊竹。據秦天真在其著作《風雨八十年》中回憶:她是第一個報名進入男女生合校中學班的學生;是第一個帶頭剪去長發的女性;也是最先大無畏地勇敢站出來投身抗日救亡運動的女性。

1933年冬,早年離開家鄉尋求真理的共產黨員林青、繆正元回到畢節,在林青、繆正元和秦天真的領導下,以從事文學藝術活動為公開宗旨,以傳播馬克思主義、宣傳中國共產黨和黨的抗日主張、培養青年骨干、團結進步力量、推動抗日救亡活動為目的的“草原藝術研究社”在畢節誕生了。徐健生、熊蘊竹、寧起鯤、寧起枷等成為草原藝術研究社的骨干。

1934年1月,草原藝術研究社在畢節城內的川祖廟舉行了一次連續三天的大規模公演,每次演出,同學們都要齊唱《國際歌》《伏爾加船夫曲》等,唱出了激情、唱出了斗志。其中最有影響的是排演了田漢編劇的《暴風雨中的七個女性》,該劇描寫了不同階層的女性在抗日救亡斗爭中的表現。特別是熊蘊竹飾演的角色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本人的生活和斗爭體驗也是劇中堅強女性角色的一個原型。她在封建禮教的束縛下出生,在暴風雨中成長。她飾演的角色和她本人的行動使她贏得了眾多女性的愛戴,也贏得師長和朋友們的尊重。

草原藝術研究社的一系列抗日救亡宣傳活動引起了反動當局的恐慌,1934年四五月間,草原藝術研究社骨干邱在先通過私人關系打聽到:畢節駐軍頭子猶禹九正在醞釀抓捕林青、繆正元和秦天真,熊蘊竹也在他們的密切注意中,至于何時動手還不明朗。獲知這一情報,幾位同志立即按商定的方案轉移。

在斗爭中成長

離開畢節后,熊蘊竹取道豬拱箐,先與秦天真來到吳家屯,與先到達的林青、繆正元會合。后又過朱昌,在大方休整了三天后,熊蘊竹與林青一起到了安順,在安順開展抗日宣傳工作。從畢節到安順,熊蘊竹女扮男裝一路奔波,大多數時候是步行,但她從不言苦,令同行的幾位同志十分敬重。

熊蘊竹在安順中學插班上學,在學生中傳播進步思想,宣傳黨的抗日主張。1935年初,中共貴州省工委成立,她被黨組織派到貴陽,考入女師,秘密從事革命工作。1935年3月,經林青和秦天真介紹,熊蘊竹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她在貴陽組織“讀書會”,傳播進步思想,宣傳黨的政治主張,利用報刊為婦女解放鼓與呼。

1937年9月,熊蘊竹受貴州省工委派遣,協助特派員徐健生到畢節成立“清理委員會”。在清理整頓的基礎上,成立畢節縣工委,邱在先任書記,熊蘊竹任副書記,縣工委下轄4個支部。這期間,熊蘊竹為發展、壯大中共畢節地下黨組織發揮了重要作用。1937年11月,發展了為黨做了很多工作的進步青年寧起鯤、寧起枷等入黨。1937年11月,熊蘊竹和徐健生一起發展了繆正元的妹弟宋達兼入黨。宋達兼利用自己在畢節專署供職的合法身份為黨工作。特別是在1949年冬,畢節解放前夕,宋達兼掌握了敵人的重要情報。我公安機關根據情報準確破獲了幾起潛伏武裝特務組織,為解放初期肅清敵特分子發揮了重要作用。

書店里的“熊二姐”

1938年,熊蘊竹被黨組織調到貴陽工作,任中共貴筑縣委委員、婦女委員會組織部部長。1939年2月,貴陽讀新書店創辦,店址在達德學校左側,與生活書店隔街相望。4月,省工委決定在兩書店建立黨支部,由熊蘊竹任聯合黨支部書記,領導讀新書店和生活書店的黨員開展工作。兩個書店秘密發行《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進步書籍,組織讀者給前方抗日將士寫慰問信上千封。熊蘊竹還利用書店的渠道,給畢節群益書店寄送進步書籍。兩書店的設立,為貴陽知識界學習馬列主義、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提供了重要陣地。

據1939年曾在讀新書店工作過、后任中國國際圖書貿易公司副經理、三聯書店北京聯誼會副會長的曹健飛回憶,到讀新書店工作時他只有19歲,任讀新、生活兩書店聯合黨支部書記的熊蘊竹被大家親切地稱為二姐。“熊二姐”非常關心年輕同志,除了在業務上幫助大家提高外,還教育大家要全心全意為讀者服務,組織年輕同志參加讀書會,學習革命理論。在“熊二姐”和其他同志的幫助下,曹健飛思想進步很快,他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1940年初的一天,“熊二姐”來通知曹健飛,他的入黨申請被批準了。終于投入了黨的懷抱,曹健飛激動不已。熊蘊竹成了他革命路上的引路人。

奔向新戰場

1940年4月,熊蘊竹與秦天真一同被派往延安,在中央黨校學習。秦天真是熊蘊竹的入黨介紹人,是出生入死的戰友,在共同的革命斗爭中,他們成了革命的伴侶。

到中央黨校以后不久,熊蘊竹在醫院產下一個男孩,想到林青未婚沒有后代就犧牲了,為紀念戰友,秦天真和熊蘊竹夫婦為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取名為秦林林??紤]到帶孩子很困難,夫婦倆把孩子托付給當地一個姓馬的農民寄養。后來秦林林得了重病,不幸身亡。

熊蘊竹在中央黨校先后任校務部秘書、校務部主任,負責學員吃、穿、住等事務,而學員大部分是司令員、政委和省委書記等黨的高級干部。熊蘊竹工作很出色,工作能力受到學員們稱贊。熊蘊竹與開國元帥徐向前的夫人黃杰、解放后曾任上海市工業局局長余欣的夫人郭敏住在一個窯洞,三人相處融洽,工作配合很好,又都很有工作能力,被學員們稱為“黨校三姐妹”。

解放戰爭開始后,熊蘊竹被從延安調到華東地區,任中共華東局機關訓練班政治教員。1947年調到江蘇省,任中共淮陰地委宣傳科長,她經常深入群眾中宣傳黨關于解放戰爭的方針政策。1949年秋,熊蘊竹隨二野五兵團進軍貴州?;氐劫F州后,她激情滿懷投身到貴州的解放和火熱的建設中。1950年初,熊蘊竹任貴州省婦聯籌備處主任,為開創貴州婦女工作新局面做出了卓越貢獻。

在熊蘊竹的教育和影響下,很多婦女投身到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建設大潮中,熊蓮英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熊蓮英畢業于貴陽女子師范學校,當小學教員的她結婚后育有四男三女,便成了全職家庭婦女。1950年的一天,熊蓮英與幾個同學一起去貴陽市婦聯聽報告,認識了貴州婦女界的領導熊蘊竹等人,從此“婦女解放”“男女平等”等觀念深入她的腦海中。熊蓮英從此走出家門,為貴州省的托幼戰線培養了大批人才,直到95歲去世,老人都奮斗在幼教人才培養的崗位上。熊蘊竹等共產黨人身上體現出的實事求是、艱苦樸素、平易近人的優良作風始終激勵著她在追夢的路上前行。

襟懷坦白 英名永存

正當熊蘊竹為全省的婦女解放事業全力工作時,她被調到省工業廳當處長。據1951年元月至1956年底在貴陽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工作、擔任秦天真(時任貴陽市委書記兼市長)秘書的朱崇演回憶,熊蘊竹同志工作很忙,雖然她是30年代參加地下斗爭、后又去革命圣地延安的“老革命”,但待人和藹可親、沒有架子,讓人充滿敬意。

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中,秦天真同志受到不公正待遇,被拘留審查。秦天真是自己的親人,更是自己的革命領路人,熊蘊竹憑著一個共產黨員的黨性,為他據理力爭,卻受到殘酷的迫害,1968年6月含冤離去,年僅50歲。

粉碎“四人幫”以后,熊蘊竹得到平反昭雪。1979年2月20日,貴州省革委會、省委組織部、省輕工廳為熊蘊竹舉行隆重的追悼會,貴陽市人民會場里里外外放滿了花圈。“熊蘊竹同志在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在國民黨反動統治下,在貴陽、安順、凱里、爐山、畢節等地堅持黨的地下工作,對當時的學生運動和婦女工作都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立場堅定、英勇奮斗,不怕困難、不怕犧牲,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盡到了自己的責任。在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積極為黨工作,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做出了顯著成績。熊蘊竹同志是我黨的好黨員、好干部。熊蘊竹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這悼詞字字句句飽含深情,是黨組織對優秀女兒熊蘊竹短暫而光輝的一生做出的客觀公正的評價。

熊蘊竹——這位黨的優秀女兒,這位有著竹梅情操的偉大戰士用生命踐行了自己的入黨誓詞,把初心寫在了血雨腥風的斗爭中,寫在了建設偉大祖國的征程上!

責任編輯: 胡秀娥
天津11选五平台